当前位置:成武人才人事网历史清末一桩奇案,警示世人雇佣保姆需谨慎,以免破财又丢人
清末一桩奇案,警示世人雇佣保姆需谨慎,以免破财又丢人
2023-01-10

古往今来,在抢劫案件中常有先行安插引线,待至了解内情,而后再按图索骥,内外勾结,抢夺财物。清朝光绪年间,京城就曾发生过这么一起案件,说来很是值得玩味。

话说京城有一家富户,主人姓尤,名世仁,四十多岁,上有高堂,下有妻女,一家人和和美美,生活乐无忧。他家有个使唤婆子,人称三姐,三十来岁,顺天府昌平州人士,两年前受雇于尤家,手脚勤快,为人机灵,起眉动眼,深得主人欢心。尤大户的夫人尤李氏为人和善,将其视为妹子,有什么心里话,管保说与她听,就连家里每天的出账进账,也从不相瞒。种种表现,足见对她已是十分的信任。

有道是酣睡温柔乡,大祸从天降。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,六个手持钢刀,皂帕子裹头,锅底灰涂脸的恶汉从墙头落入院中。贼人进宅,哪个不怕,几个值更的仆人吓得跪地求饶,求好汉爷爷留他们一条性命。贼人丢过去几条绳子,让他们自行捆绑。就在这时,三姐披着衣服开门看动静,还没等明白过来怎么回事,一口明晃晃的钢刀就架在了她的脖颈上。贼人问她主人何在?她战战兢兢地回答主人不在家,只有主母尤李氏在家。贼人让她引路,进到尤李氏的卧房,将尤李氏双手反缚,欲要强行无礼。

一见贼人要玷污主母清白,三姐跪地磕响头,哭求道:“几位好汉,我家主母是个吃斋念佛的善人,你们不能对她无礼,菩萨看着你们呢。我是个下人,身子不值钱,各位好汉若是不嫌弃,我愿意代替主母服侍几位好汉……”

有个贼首模样的汉子喊停众贼,用刀指着三姐,恶狠狠地说:“看不出你个受人使唤的婆子倒也很是维护主家。我们到此,也只为借几两银子,你只要说出金银所在,我们便饶了你家主母。”

三姐嗫嚅半晌,似不想说。贼首大怒,举刀要砍,吓得她面如死灰,哆哆嗦嗦地说出存放金银的所在。

贼人按其所言,洗劫一空,但仍不肯罢休,又用利刃威胁,问她是否还有别的藏银处。

三姐浑身哆嗦,告知贼人已经没有银子了。贼人不信,扬言先杀她,再杀尤李氏,而后放火烧了这所宅院。

三姐用眼神问主母尤李氏能不能说,尤李氏早已经吓得魂不附体,一个劲儿点头,示意她保命要紧。

于是,三姐告知贼人,金银真的没有了,倒是还有些珠宝首饰,放在某处某处。贼人按其所言,尽取无遗之后,笑着说:“瞧你这模样也不会全数说出,念在你对主人的忠诚,姑且留点余地,放你们一马!”说罢,呼啸而去。

一场突如其来的劫数过后,三姐与尤李氏抱头大哭,庆幸贼人只是求财而没有害命。尤李氏对三姐千恩万谢,发誓一辈子不会忘了三姐的救命之恩。

天至拂晓,尤世仁回到家中,听闻家中变故,不免大惊失色,得知三姐救了妻子,万分感激,当即摘下大拇指上一个极为名贵的扳指儿赏给三姐,作为报答。

待至安稳下来之后,尤世仁左思右想,认为此事大有端倪,三姐虽被贼人所迫,也不必将家中值钱之物尽情道出,一个人在极度的惊恐与慌乱之中怎能如此纤细不遗?再说,家里还有别的仆佣,为何贼人只劫持她这个深受信任,了解家底的佣人?

种种猜忌,使得尤世仁越发觉得事有蹊跷。尽管心存疑惑,但没有实质证据之前,他也没有露出声色。

转过天来,三姐突然以惊悸成疾,夜不能寐为借口,恳请主人允许她请辞回家养病。

尤世仁点头应允,为了对她的受惊聊表心意,不但赏了她一些细软,还刻意安排马房套车送她回家。

马车行至齐化门外,三姐便匆匆下车,声称自己要去见一个郎中,请车夫自行回去。车夫调转马头,车轮滚滚,扬尘远去。

三姐见马车走远,脚下生风一般,穿大街走小巷,落脚在一个破院外,叩打门环几声之后,院门左右一开,一辆骡子车从院里驶了出来。赶车的把式见了三姐只是相互一笑,却谁也不跟谁搭话。车把势将三姐扶上车,长鞭一甩,一直行至昌平州地界。进到一个村落,来到一处破院,三姐朝里喊了声:“猴崽子们,还不出来迎着姑奶奶。”

话音未落,几个壮汉与两个三十来岁的女子满脸是笑地迎了出来,两下都显得乐不可支,说说笑笑地进了院子。

院中笑声不断,却不知院外有人窥探。窥探之人遂转身而去,约摸一个时辰左右,一帮如狼似虎的官差骑马而至,围住院墙,砸开院门,冲入屋中,将屋中之人全部制服之后,往桌上一看,满桌的金银财宝,正是尤家丢失之物。

这时候,尤世仁笑呵呵地进到屋中,在其身后,跟着一个头戴缨帽,身穿官衣,腰挎弯刀的总兵,此人是尤世仁的表弟,镇守昌平州的千总。

三姐一见是尤世仁,惊得不知所措。原来,尤世仁在她前脚离开尤家之后,后脚就带人跟了上去,证实三姐与贼人是同伙之后,立即让人拿着自己的名帖去找表弟搬兵来擒拿贼众。

经过审讯,得知三姐跟那伙贼人确系一伙,他们干得是“蜂麻燕雀”的营生,善于放长线钓大鱼,不惜用两三年的时间来干一件事。先由其中一个女子混入大户人家当女佣,而后设法跟主人套近乎,得到主人或主母的信任,并且将金银珠宝的藏匿处探查清楚之后,再充当内应,引同伙抢劫财物,事成之后坐地分赃。在此之前,他们已经干了几票,没想到这一次翻了船,让人一网打尽。

尤世仁尽管失物复得,恐怕也心有余悸,似他这种既没有家人遇害,又能找回财物的幸运儿并不常见。

观此案,也使笔者想起一件身边事。笔者有个朋友,家住天津南开区老城厢,是个绝对的有钱阔佬,住着大别墅,开着豪华车,雇佣了两个保姆,一个负责买菜做饭,一个负责清洁卫生。我这位朋友为人大气,不拘小节,家里无端端少了什么东西,他也不在乎,只认为是自己随手乱放,一时找不见了。有一次,他一家出外游玩,将别墅交由两个保姆照看。等到他到了目的地,通过手机查看背着保姆偷偷安装的摄像头时,才发现家里除了两个保姆之外,还多了一个陌生男人,三个人把别墅当成自己的家,吃吃喝喝,玩玩乐乐,把值钱的小东西据为己有。他立即远程报警,三人随即被抓获,原来以前丢掉的物品,全都被两个保姆偷走。此事过后,我这位朋友后怕不已,自此再不敢雇保姆,他不怕丢东西,而是怕丢人。

所以说,待人接物一定要擦亮招子,千万不要轻信他人,以免受伤又破财。